这里藏1500件日本手作器物,像芥末一样让人又爱又恨!

动漫推荐 浏览(1781)
亚洲性爱视频
这里藏1500件日本手作器物,像芥末一样让人又爱又恨!

  8cc2abef4279432582416d431c996cc6.gif

  6740be62f585462c970fdfaebe52ef06.jpeg

  “我很古怪,有社会心理障碍,没法像常人一样社交。”这是Koh对我说的第一句话。

  Koh是介末Craft的主理人,你可以说介末是售卖器物的店铺,但它不止如此。目前为止,介末做了三十场器物展,国内可能找不到第二家如此专注器物且器物展数量更多的地方。很多场都是日本手艺人在中国的首展。

  cb5ada49ee5749279838ca2e650b7058.jpeg

  ▲介末Craft绍兴路店

  两个店内共1500件左右的器物,来自清一色的日本手作人。基本每个月,介末团队会去日本一次。

  fd3970fddfe54dbeb110eb0a51ebb99f.jpeg

  谈到经济学专业到广告摄影再到器物店主理人的几次转变,Koh的回答用一个词概括:自然而然,这个词也是这次采访过程中,出现频率极高的一个词。

  如此互联的网络时代,搜索介末Craft,出现的除了他们自己更新的微博与公众号,很难找到更多有关介末的信息。基本没有什么媒体报道过。

  c6b9a98a3d9e4d07ba995b6279f0d0e4.jpeg

  ▲介末Craft主理人 Koh

  尖叫君在一场暴雨后,登门拜访介末 Art &Craft Gallery,和Koh聊了几个小时。也许你可以从文中领略一番Koh的“古怪”。

  「对广告摄影失去兴趣」

  几年前,经济学专业毕业的Koh还在从事广告摄影,持续了六、七年。

  “ 一开始从事广告是为了生存,我不强求不刻意,刚好接触到广告摄影这件事。既来之则安之。”

  1bc502e64de943bb8fba0795d7c9e0d2.jpeg

  从事摄影之前,他对摄影一无所知。自学掌握技能后,做方案、过稿、拍摄、修图是常态。虽然能很好地完成工作,但工作的并不开心。“我不是一个能持续按部就班做事的人。”

  常规的工作流程让他感到事情并不受自己控制,逐渐,他发现自己只适合做自己能掌控的事情。

  ee16a843f041492abc3c820a3907c86d.jpeg

  ▲吉田直嗣作品

  就像日本的手作人吉田直嗣说的:“直到参加陶艺社,制作起器物,才感受到了那种「从无到有,自始至终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奇妙感」。”

  这么想来,Koh和器物的缘分早已开始。

  「器物是我的情感寄托」

  2014年,Koh对广告完全失去兴趣的时候,器物出现在他的生活里。

  e77f9149240c4545822b7507390f8535.jpeg

  f9fd79b9aff14073ba204b5f4bf6aa6f.jpeg

  ▲手作人吉田次朗在介末Craft

  跟绝大多数人一样,最开始搜集器物,也是因为开始喝茶和咖啡。可慢慢不一样了,Koh发现自己对器物并不是出于功能性的需求。

  e744b92bd5d04300b0fef55baa611bcf.jpeg

  ▲Instagram上超4万粉丝的手作人远藤岳 图源其INS

  “我是一个喜欢独处,不太跟人交流的人 ,某些层面跟一些日本人比较像。” 鱼,一个杯子。

  对此,Koh深有体会,“我也是这样的人。”

  bbb4a850cf3e4fcbba1881db8d2194e6.jpeg

  ▲手作人林拓儿的很多作品用了自家门前的土

  日本人对物品的认知,影响了Koh很多。他举了个例子:“你问一个日本人他的精神是怎样的,他极大概率会掏出一个碗,这是我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哦 。”

  “我难以形容这种时刻带给我的力量和震撼感。”

  0a3a8bb986b44b698a1fb9be60236135.jpeg

  ▲吉田次朗作品

  不追求器物的功能性,纯粹因为器物本身而感到共鸣,“当我面对日本人做的这些东西的时候,我找到了精神寄托,能凝视良久。”

  5b69f3c717be4b598648871d5b0f2938.jpeg

  谈到器物的使用,Koh更认真甚至带着些激动的情绪坦白:“这些东西并不好用,反而不如宜家几块钱的杯子。”

  对于这些手工器物来说,不仅“难用”,甚至还需要保养,比如漆器作品在使用初期,尽量不要直接盛放热水或热油等高温物体,以免伤害漆器表面的涂层。可是在使用一段时间后,随着岁月洗礼,你会收获惊喜。

  4d8e54d26efa46c6a3bb28685358a9ef.jpeg

  ▲使用手作人八代淳子制作的漆器用餐

  就像去年,介末团队去到日本拜访八代女士,她说:现在了解并使用漆器的人越来越少了,很多人会用塑料制品来代替漆器,除去安全问题不说,塑料制品越用越容易产生划痕与陈旧感,而漆器却正好相反,用的越久,表面会越发光亮,纹理也越发好看,随着岁月的洗礼,变成真正的贴身之物。

  77cd41ee683e43138b5d5613061ff5b2.jpeg

  除了漆器,介末店里还有玻璃器皿、陶器、木器等,这些器物不再贴满“标签”,你可以任作用途,其实本就如此。

  器物的解读是多人多样的,Koh认为对器物的解读除了使用性外还有其他可能性。一个器物可能很不好用,但它的价值可以体现在其他方面。

  他神态放松且严肃:“从一开始我接受对器物的主流解读,我接受并不代表我也要做类似的事情。”

  像芥末一样让人又爱又恨

  9136a226fc8c4d24852d3ed00dcf309b.jpeg

  ▲小川真由子作品 图自手作人

  不完美、破败状态的wabi-sabi美学影响了Koh,也是介末名字的审美基础。

  由wabi-sabi想到芥末wasabi。芥末和介末其实很像,让人又爱又恨,辛辣刺激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美味。

  d9cc21a617614ef491ee977b8913c259.jpeg

  ▲手作人池田优子用自己制作的食器招待客人

  2015年底有了店名。Koh一边继续着广告的工作,一边去到日本登门拜访艺术家,为16年6月份绍兴路的第一家Gallery做准备。

  607cbde8d7b34c2393fd9b918c256faf.jpeg

  21a52097ebed4f07b16a92e9a35c6da7.jpeg

  0b2dfba534224508adeb744466c7ca34.jpeg

  ▲今年介末团队拜访了贵岛雄太朗位于东京都的家,体验了吹制玻璃工艺

  同时,2015年开了淘宝店,“我是一个古怪的人,无法正常社交,这就意味着我只能通过自己开发的渠道做宣传,(在淘宝上)卖自己的闲置,去日本找艺术家,跟他们买一些作品放在淘宝店上销售,就这么做起来的。”

  ee9926d9d15c4c318f136bf9d9ef6136.jpeg

  ▲日本茶器制作第一人,加藤财作品

  在做的过程中,Koh意识到,他所传达的对器物的全新理解,是一种趋势。Koh发现,国内现在有很多人,尤其是年轻人将陶艺作为职业,就像日本一样。 这为市场带来助力。

  c606bcf9d4f34756aaf6c47388b3e1f3.jpeg

  ▲督田昌巳作品

  “这就像一个长期的实验项目,我不能保证这个实验项目能一直持续下去 ,但每个节点都有变化,我很想参与这每个过程。”

  2017年5月Koh在建国中路上开了第二家店铺,也是介末目前主要的展厅。

  cdf1fb0c68164407953f2f69549be21c.jpeg

  ▲2018年5月 无声图鉴 水田典寿雕塑展